您所在的位置:辽宁新闻热线 > 辽宁省新闻 > 正文

辽宁省新闻

叶圣陶子女的“作文本儿”发布时间:2020-07-07   浏览量:

叶圣陶

《花萼与三叶》

旧书新读

四川文艺出版社新出版的《花萼与三叶》是叶圣陶先生的三个子女叶至善、叶至美、叶至诚,民国时期在四川读书时所做文学习作的合集,“三叶”自小在父亲叶圣陶的指导下练习写作,都有着很深的文学功底。

旧版《花萼》《三叶》分别于1943年、1949年由文光书店出版,《花萼与三叶》是这两本书的合集。《花萼》是三人的散文集,书名蕴含着叶先生的良苦用心:花萼,也作华萼。棠棣树之花,萼蒂两相依,有保护花瓣的作用,古人常用“花萼”比喻兄弟友爱。叶先生的书名,亦采此意。《三叶》是小说集,著名文学家朱自清为他们作序。

大哥叶至善文风沉郁温润,颇有些冲淡宁和的气质,即使是记录自己缠绵病床,险些丧命的《病中情味》,也是克制多、抱怨少,再比如《化为劫灰的字画》,从感慨父亲的珍贵字画的遗失,带出一家人躲避战乱、四处流亡的处境,字里行间的惆怅与感伤缓缓流淌,虽然能看出一家人饱受战乱之苦,但并不觉狼狈,反而每到一处总会先布置书房,叶家家风,由此可见一斑。

女儿叶至美善于描写人物,往往能以小人物为切入点来观照社会问题,很有些思辨色彩。比如从对《坐鸡公车》里车夫的同情,提出:究竟是忽略不幸,麻木地求生存还是清醒地活在痛苦中更好呢?再比如《我是女生》一文中,从不同的中学对待女生的态度不同,产生了对“自由”和“对自由之可贵的忘记”的感慨。《“工作”小记》则讲述了高中毕业的至美到一家单位实习的故事,这是一个无事可做却待遇优渥的地方,在当时也是人人向往的工作,www.53js.com,但至美却清醒地意识到如果留恋这种生活,就会毁了一生。这些思考,即便是放在当下,依然具有现实意义。

弟弟叶至诚是学科学的,文风细密明确,朱自清先生赞他的文章“头头是道”“历历如画”,比如《成都盆地的溪沟》《脚划船》《雅安山水人物》等,也有描写学校生活的,像《考试》《纪念册》,读来生动活泼,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乐山遇炸记》,很真实地还原了战争的残酷,写得惊心动魄。

叶至善在自序中说这是他们三人的“作文本儿”,但从文笔和立意,都很难相信这些文章是出自十几岁的少年之手。他们对生活细致敏锐的观察,对底层人民的悲悯,对时代的记录,都尤为可贵。学者宋云彬在《花萼》的序言里很中肯地评价道:“其实像这样的作文本儿,现在的中学校乃至大学校里,如何找得出来”,“青年看看这一类作品,也许比读《精读文选》之类还要受用些”。

叶家大哥叶至善在自序中的一段话令人印象深刻:

吃罢晚饭,碗筷收拾过了,植物油灯移到了桌子的中央。父亲戴起老花眼镜,坐下来改我们的文章。我们各据桌子的一边,眼睛盯住父亲手里的笔尖儿,你一句,我一句,互相指摘,争辩。有时候,让父亲指出了可笑的谬误,我们就尽情地笑了起来。每改罢一段,父亲朗诵一遍,看语气是否顺适,我们就跟着他默诵。我们的原稿好像从乡间采回来的野花,蓬蓬松松的一大把,经过了父亲的选剔跟修剪,插在瓶子里才还像个样儿。

上文提到的《化为劫灰的字画》一文,叶至善回忆了战乱时期,一家人辗转各地,但每到一处,首先布置的便是父亲的书房。这是让人非常艳羡的一种家庭氛围,即使是饱受战乱之苦,但“每到晚上,一家人便会聚在父亲的书房里”,这该是一个怎样温馨美满、精神富足的家庭啊,试想在这种家庭环境里面,无论生活、学习、成长,无疑都是极为幸福的。 曹凌艳

506630642019-09-06 06:30:48:0曹凌艳叶圣陶子女的“作文本儿”花萼 三叶 叶至诚 工作 花萼与三叶8230259沸点新闻新闻频道

>

Copyright 2017-2018 辽宁新闻热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