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辽宁新闻热线 > 美食 > 正文

美食

从“黔路难行”到“航通世界” 市民见证贵阳人发布时间:2020-07-19   浏览量:

1959年5月25日,贵阳磊庄机场正式通航,贵阳拥有了第一个民用机场。可改革开放后,随着贵州经济发展,磊庄机场场地狭小,等级较低的问题日益凸现。

1997年5月28日,大型民用机场贵阳龙洞堡机场正式投入空运。

2006年1月19日,贵阳龙洞堡机场更名为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成为中国西南地区第四家国际机场。

2019年12月31日,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突破2190万人次,位列全国民用机场第20位,全年有167063架次飞机在这里起降,航线覆盖了全国所有直辖市、省会城市、副省级城市、重要旅游城市及部分三、四线城市,以及法国巴黎、澳大利亚墨尔本、尼泊尔加德满都等国际城市。

当前,总投资超过两百亿,按照2025年旅客吞吐量300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25万吨、飞机起降量24.3万架次目标设计的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三期扩建项目也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

山路难行向天行。地处山区腹地,多年受制于交通难的贵阳,借力蓝天,拉近贵阳与世界的距离。如今,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已经成为贵阳市民美好生活的“标配”。

市民谈感受

家住保利云山的市民龚成平今年68岁,1977年他从上海分配到贵阳来参加三线建设,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回家是件很奢侈的事情。“4年一次的探亲假,来回花在路上的时间就要6天。”龚成平说,那时候从贵阳坐绿皮火车回一次上海,不仅时间长,而且票也很难买,“1980年我第一次带媳妇回上海,两个人在火车上站了30多个小时。”龚成平说,当时他的父母都不愿意他来贵阳,因为实在是太远了。“如今,贵阳到上海,也就不到3小时的事情,机票也越来越便宜,我们老两口经常两地跑。”龚成平的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可和当年不同的是,老两口可以经常去上海看儿子,“前几天,孙子自己坐飞机就到贵阳来了,要在这里过暑假。”龚成平说,过去说父母在、不远游,可如今交通如此便利,孩子在哪都一样。

家住会展城A区的孟广珍阿姨是旅行社的常客,2015年,www.7781.com,她和老伴一起参加了贵阳到日本大阪的首航旅行团后,就成了“首航团”的忠实粉丝。“首先是方便,贵阳就可以出境了,不用转来转去的,而且首航的价格都十分合适。”孟阿姨说,退休后,她和老伴都希望能到处走走,去过国内不少地方,可国外因为觉得转机辛苦,就一直没有涉足,直到后来贵阳也有了国际直航,“日本、泰国、马来西亚、芽庄、俄罗斯,我们去的国外团都是开通了贵阳直航的。”孟阿姨说,现在旅行社的各种产品又丰富又实惠,让他们的退休生活变得更加多姿多彩,“等疫情过去,我们还会继续我们的旅游的。”孟阿姨说。

贵州大学老师陈雁热爱旅行,一年两次的假期,她都会收起行囊走出国门,而凭借一手漂亮的摄影技术和在各大旅行平台的精彩的游记分享,也让她成为了有名的旅拍达人。“过去,没有国际直航的贵阳人出趟门真是很不容易,不仅要考虑国际机票,还要操心国内周转。”陈雁说,出发抵达的时间是否合适?周转时间是不是够用?都曾经让她伤透了脑筋。“那时每次订票的时候,我都在想,啥时候贵阳也能有直航?”好在,贵阳并没有让她等太久,随着日本、韩国、泰国……越来越多的国际航线陆续在贵阳开通,陈雁真的感觉到走出国门变容易了,“现在从贵阳出发去普吉度假,只要短短3个小时就能抵达,性价比已经超过三亚了。”而更让陈雁惊喜的是,贵阳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又陆续开通了多条洲际航线,“莫斯科、洛杉矶、米兰、巴黎……我的假期都跟不上航线开通的速度了。”陈雁笑说。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钱丽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7-2018 辽宁新闻热线 版权所有